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东方俊达新闻博客资讯网

江楠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谢天琴的情形

发布:admin06-12分类: 汽车新闻

  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5月28日消息,2019年5月27日,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对“北大学子弑母案”犯罪嫌疑人吴谢宇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发布了一则悬赏通告。通告称,2月14日情人节,警方发现一名女子谢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悬赏万元缉捕。

  记者了解到,死者谢天琴是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的历史老师,而犯罪嫌疑人吴谢宇,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学生。

  不久后,案件的一些相关情况被披露:谢天琴的遗体被用活性炭掩盖气味,房间经过严格密封,吴谢宇还用母亲的手机同亲戚联系,以要出国留学为名,借款百万。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在吴谢宇生活过的家属区、学校探访后,发现吴谢宇似乎有两张面孔,一个存在于警方的通缉令中, 另一个存在于与他有过交往的同学和老师心中。一个是弑母嫌疑人,一个是阳光完美少年,用出众的成绩征服着从福州到北大,他就读过的每一所学校。而他如何从一个阳光完美少年转向弑母嫌疑人,其过程仍然未知。

  “怎么也不会想到,身边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吴家的老邻居、谢天琴的同事江楠对记者说。

  按照江楠的讲述,吴谢宇的父母双方的家庭条件都谈不上优越,吴家出身农村,家境贫困,吴谢宇的奶奶至今仍在老家领取低保,兼靠拾荒为生。

  谢天琴的家族比吴家条件稍微好一点,但也不够富裕,谢家的教育水平普遍不高,谢天琴是全家族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

  谢天琴来自莆田,在大部分福建人眼中,莆田女人是以吃苦耐劳、勤俭持家而著称。在大部分老同事与老邻居的印象中,谢天琴身上有着强烈的莆田女人特质,低调,能吃苦,并且自尊心极强。

  吴谢宇的父亲在2010年因癌症去世,谢天琴所在单位、福州教院二附中曾经试图给她发放一笔补贴生活的抚恤金,但谢天琴多次以坚决的口吻拒绝。

  “她并不是客气,而是性格使然,丈夫去世,她觉得这并不是需要博取别人同情的点。”江楠说。

  在大部分邻居与同事的印象中,谢天琴是一个中等身高、身材瘦削的女人,她的性格并不古怪,只是有点内敛沉默。

  作为女教师相对居多的中学校园,在闲暇时光,同事们偶尔也喜欢聊些家长里短的八卦话题,但谢天琴几乎从不参与这些讨论,“她有一点清高。” 谢天琴的老同事们评价。

  在学校中,谢天琴也不参与任何体育或者娱乐活动,她话不多,除了备课、写教案, 就是拿着一本书静静看着。

  “他们一家都很安静,没有人大声大气地说话,都是斯文人。”谢天琴的邻居们回忆道。

  江楠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谢天琴的情形。2012年,吴谢宇高考前夕,即将退休的江楠回到学校办理相关手续,她在教学楼的走廊大厅偶遇谢天琴。

  那次,江楠与谢天琴简短的交流话题是关于她们的孩子,“谢老师见到我就笑着说,听说你儿子很棒,最近工作不错啊。我说,哪里哪里,你的儿子才是真正优秀啊!”江楠回忆道。“我还记得她脸上的表情,一提到儿子,仿佛一下子就亮了,显得真正开心。”

  在江楠的印象中,从童年时代起,吴谢宇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强大自律性,“他非常乖,学习并不靠家长督促,而是自动自觉,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但他仿佛天生就能做到。”

  江楠至今还记得,多年前她去吴家串门,童年的吴谢宇就坐在客厅的桌子前专注地练习着毛笔字,见到邻居来访,礼貌地起身打一声招呼,随后旋即坐下继续,毫不分心。

  2009年,吴谢宇毫无悬念地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从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考上了福州一中这所全福建省公认的、最好的高中。

  “完美”,似乎是福州一中几乎所有与吴谢宇打过交道的老师和同学贴在他身上最契合的标签。

  在谢天琴案事发之后,福州一中的老师们也会经常关注一些媒体报道,在某篇报道中,李茵看到了这样的句子:“他(指吴谢宇)曾结识一位性工作者,两人发展为男女朋友,并拿出十几万元向其提亲。”并且,他还“拍摄了多部与该女子的性爱视频”。

  她很难接受这样的讯息,在她的脑海中,吴谢宇是一群青春期孩子心中的“男神”,干净、斯文、儒雅,并且充满阳光的气息。

  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去世,他与母亲谢天琴一样,也在这件变故上表现出了强烈的自尊与自我克制,他并未向学校透露此事,而校方得知,是因为一位同学的悄悄告知。福州一中曾试图向吴谢宇发放一笔助学金,但吴谢宇却选择了诚恳的拒绝,他告诉校方,自己的母亲也是教师,有能力继续保障他的正常学业和生活。并且希望学校不要再扩大传播,他不希望因此引起大家的同情和悲悯。

  “在同学当中,他很有号召力。”老师李茵回忆说,“毕业之后举行同学会,吴谢宇他们班永远都是人来得最多、数量最整齐的。”

  2016年1月的寒假,吴谢宇的高中同学们陆续从全国各地回到了福州的家,他们都在等待着昔日班长吴谢宇通知同学会举办的时间与地点,但这一次,吴谢宇却悄无声息。

  进入北京大学,吴谢宇依旧延续着好成绩。也依然崇拜着凯撒,并在自己的微信签名档那一栏填写着凯撒名言:“我来,我看见,我征服。”

  在这里,他也依旧保持着自小养成的自律与阅读思考的习惯,但却并没有像在中学时代那样,担任班干部或者社团的领导职位。他似乎一心埋首学习,一入大学,他就开始着手学习GRE,为以后去美国留学做准备。2014年寒假,吴谢宇与一些高中同窗一起回母校福州一中看望老师,在面对老师对于毕业之后计划的询问时,吴谢宇笃定地回答,“北大本科毕业后,就要去美国继续读研。”

  似乎直到最后一刻,吴谢宇也没有线年的冬天,北大同学最后一次见到了吴谢宇,而他们所谈论的话题,是吴谢宇想咨询自己没有参加大三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以后如何补考。

  2016年5月19日,潜逃的吴谢宇终于有了消息,河南商丘警方曾协助发布悬赏通告,称其可能潜逃至河南,凡提供相关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吴谢宇的,可获奖金5万元。但之后再没有消息。

  4月26日,记者从重庆市公安局机场分局政治处了解到,吴谢宇4月21日晚出现在重庆国际机场,随即被机场公安民警抓获,随后被移交给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

  另据新京报报道,接近警方的内部人士透露,吴谢宇被抓时身上带了30多张身份证,通过网络购买,三年来一直在国内活动。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