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东方俊达新闻博客资讯网

公安系统警力下沉改革有新动作

发布:admin05-16分类: 娱乐新闻

  “社区民警”“驻村民警”正逐渐成为一个“新警种”——— 他们走出派出所,被派驻到重点社区和农村,在社区、农村建立起警务室或警务站,被老百姓称作是家门口的“公安局长”,第一时间发现基层的矛盾、风险等问题,并及时在源头解决。

  河南省是最早启动“一村一警”尝试的省份之一,警力下沉之后的效果,还吸引了中央高层的关注。

  去年底,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河南时专门赴新密市公安局平陌派出所虎岭警务工作站调研,称河南“一村(格)一警”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体现和载体。今年3月,公安部在河南郑州召开部分地方公安机关社区农村警务建设工作经验交流会暨公安机关派出所工作座谈会,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也作出批示,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坚持把派出所工作和社区农村警务建设置于基础性、战略性地位来抓,坚持重心下移、警力下沉。

  南都记者了解到,探索社会基层治理、推进警力下沉,让矛盾纠纷及时、就地化解,是近年来公安机关力推的一项重点工作,而“社区民警”“驻村民警”就是一种探索和尝试。

  按照部署,接下来,有条件的地方都将陆续推行“一村一警”或“一村一辅警”的做法,真正让警力下沉到老百姓身边,做老百姓家门口的“平安守护者”。

  “2014年以前,乡镇派出所基本是划片管辖,叫‘片警’。一位片警管理6到7个行政村,工作量很大。”转业后成为河南市漯河市皇帝庙派出所民警的陈晓磐,在2008年,因为辖区内大袁村矛盾沉积,纠纷、案件、上访“三不断”的乱象高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极低,成为“一村一警”改革中最早一批“驻村民警”之一。

  回顾初入大袁村的场景,陈晓磐对“基层警力不足”有着深刻的印象:基层派出所一般只有5人左右的警力,驻村包片后,每人要管理6个行政村近万人,压力着实不小;而村里一般只给片警配一个简单的警务室,有的村连警务室还是破房子。

  为了摸清村里的详细情况,了解矛盾、纠纷、案件的“症结”,陈晓磐在村里扎下了根:一家一家走访,用8个月时间,骑报废了2辆摩托车,他把辖区全跑了一遍,还走遍了全乡8948户11029处院落,制成电子地图输入电脑。他所跑的里程,相当于绕地球一圈多。

  随着基本情况的摸清、行政村的辅警逐渐配齐,陈晓磐一人“孤军奋战”的局面出现了改变。在信息数据、村民群众、辅警的支持下,陈晓磐累计抓获逃犯、各类嫌疑人100余人,消除安全隐患2000多个,预防各类矛盾升级1000多个,化解纠纷3000多起,大袁村从此变了样。

  “辅警的加入,填补了以往村居社区的警力空白。之前一位片警只能重点管理几个村,现在是每个村里都有警力,有人在时刻‘盯着’‘跑着’,治安才会好”。陈晓磐告诉南都记者。

  据了解,在河南“一村一警”的改革中,目前农村、社区已基本实现一村(格)一警全覆盖。农村多由统一招考的辅警负责驻村治安,城市社区则由市局直接派出民警,以充实基层警力。有的经济条件稍差的村,也可由村干部兼任辅警。

  新密市的虎岭村,也在警力下沉、有了驻村民警后,治安有了质的变化。据当地村民介绍,此前,虎岭村也是有名的乱点村,打架斗殴多,盗窃多,纠纷多。仅2013年12月,全村就有5户家禽被盗。随着驻村民警的到来和标准化警务室的建设,村里路灯、视频监控逐渐配齐,在村警务工作室的智能警务系统能随时查阅村里人口、治安等数据信息。“以前最害怕晚上出门,现在村里都没有打架偷东西的了。”上述村民告诉南都记者。

  而在基层民警看来,警力下沉后,真正打通了派出所与老百姓之间的“最后一公里”:发生纠纷案件警务人员能及时赶到,老百姓要办事办证也更为方便。“以前派出所大多在城镇,离老百姓很远,现在警务工作站离村就两三公里,一些警务工作站就在社区里,近距离防范犯罪,零距离服务群众,第一时间化解各种矛盾纠纷。”周口市西华县逍遥派出所所长张炜告诉南都记者。

  “警力下沉,让基层民警变成‘社区民警’‘驻村民警’,真正在老百姓家门口办实事,这项改革能实现,跟上头的支持和重视分不开。”一位河南省公安系统人士向南都记者坦言。

  2014年3月1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在河南兰考张庄警务室考察时,寄语河南基层公安民警:“希望你们恪尽职守,热情服务,为维护农村社会稳定、保护农民群众利益多做贡献。”

  据了解,“一村一警”改革,自探索到全面铺开,先后4年被写入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三任公安厅厅长接力推行。

  2013年8月14日,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王小洪深入基层调研“一村(格)一警”工作,和群众交谈。他提出,要在新密探索的基础上,结合河南人口众多、社会治安情况复杂,警力缺少等问题,建立以社区民警为主体,包村民警为辅助的“一村(格)一警”工作机制。其后,河南省大批建设标准化警务室、工作站,推动民警下基层并招收大量的辅警辅助工作。

  2015年,许甘露接任河南省公安厅长,随即召开河南省公安机关深化“一村(格)一警”工作会,18个省辖市公安局长全部到会。会上,许甘露直言:各级公安局“一把手”作为推行“一村(格)一警”的第一责任人,必须担起责任,绝不能简单安排部署了事,更不能当“甩手掌柜”。

  2017年,舒庆接棒许甘露继续推进改革,构建警务工作站、警务室、派出所、公安局四级警务数据平台,推动科技应用辅助基层治安工作。

  除了三任厅长的“一任接着一任干”,河南省委省政府对“一村一警”长效机制的建设也给予了大力度支持和保障。

  据了解,自2015年起,建立“一村(格)一警”长效机制连续4年写入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

  这还直接体现在省政府财政给予的倾斜力度上。南都记者了解到,在郑州、新密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方,基层民警月收入可达5000元左右,针对辅警,河南省也相应出台管理文件将其工资待遇纳入各级财政保障体系。南都记者获悉,在经济条件较好的县域市,辅警扣除五险一金后的收入可达3000元以上。

  此外,对下沉基层的民警,进社区的一般可兼任社区党委副书记,驻村的民警或辅警兼任村党支部副书记已是常态。“有党委支持,民警办事更容易。”河南省公安系统人士介绍道。

  南都记者了解到,探索社会基层治理、推进警力下沉,让矛盾纠纷及时、就地化解,是近年来政法公安系统力推的一项重点工作。

  在2018年1月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赵克志就十九大后公安改革作出部署,要求“以自我革命的精神推进一场以提升效能为核心、以服务基层为重点的警务体制变革,重塑警务组织形态、警务流程形态、警力配置形态,推动重心下移、警力下沉、保障下倾,努力建设符合新时代要求、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代警务管理体制”。他还特别谈到要发扬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充分借助我们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做好矛盾纠纷化解工作。

  河南所推行的“一村一警”制度,探索“社区民警”“驻村民警”,正是对这一要求的贯彻执行。

  据了解,近年来,河南的这场持续性改革也被多地所借鉴,湖南、湖北、山西、广西等地方都已陆续在尝试“一村一警”或“一村一辅警”制度,推动警力下沉。北学院教授王锡锌曾调研“一村一辅警”做法,称其为“重要制度创新”,对国家的乡村治理、基层治理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是推进农村治理、基层治理实心化、在地化、体系化、现代化的战略行为。

  按照中央部署,接下来,有条件的地方都将陆续推行“一村一警”或“一村一辅警”的做法,真正让警力下沉到老百姓身边,做老百姓家门口的“平安守护者”。

  有基层民警谈到,今年以来中央层面多次提到要给基层减负,基层民警也面临同样的现实难题,需要明晰驻村、驻社区、以及派出所民警的职责。

  南都记者关注到,今年1月,河南省出台了《河南省公安厅减轻派出所负担十项规定》,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不得向派出所下达法定职责之外的非警务活动,各业务警种不得将自身职责转嫁派出所,明确派出所办案范围,切实减轻派出所办理刑事案件压力;同时分流派出所非警务活动,建立完善警情分类处置制度,将不属于派出所职责范围内的警情移交给相关业务警种等,引导派出所将主要精力回归到基础防范管控的主责主业上来。

  在陈晓磐看来,辅警目前待遇依旧偏低。“有的辅警月收入不到两千元,现在辅警都是年轻人,到了要养家的时候,怎么留住他们?”陈晓磐表达了担忧,但对改革中难题的解决,他抱有乐观态度:去年的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已明确提出会研究制定辅警层级化管理办法等配套制度,加大教育培训和考核管理力度,逐步推动解决职业发展、薪酬待遇等实际问题,推进辅警队伍规范化建设,“期待国家政策早日落地”。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